学校首页 学校概况 教育时讯 院系设置 考试资讯 招生信息 校园风光 就业信息 远程教育 信息查询 教育教学

首页 >> 教育时讯

河南学生被动员去富士康实习 政府被指是乱弹琴

教育厅:百校2.5万学生赴深实习

  河南省教育厅职业与成人教育处处长董丞明接受采访时证实,教电〔2010〕89号通知确为教育厅所发。教育厅一共组织了全省百余所中高职学校、共计2.5万多名学生去深圳富士康实习。

  董丞明说,富士康跟河南省劳动力一直有极为密切的关系。深圳富士康40万员工中,有10万员工来自河南,这10万人中,大约一半是从河南高职中职学校毕业的学生。在教育厅介入组织之前,富士康在至少几十所河南高中职学校中订单培养人才,这些学校跟富士康有极为密切的实习关系。

  董丞明说,“富士康明年有3个项目落户河南,这些新的生产线需要10万至15万名员工。一时间哪有这么多熟练工人?富士康之所以需要学生去实习,也是想在这群实习的学生中培养出未来郑州富士康可用的骨干。”

  否认不实习不发毕业证

  董丞明说,河南的中高职毕业生不好找工作,在富士康这样的世界五百强企业锻炼一下,留下来最好,留不下来也是一个宝贵的经历。中高职学生中90%的家庭环境不理想,这些学生为期3个月的实习能赚到三四千元。

  董丞明说,教育部有文件规定:“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工学交替、顶岗实习是职业教育教学和培养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;半工半读、勤工俭学更是中职学生提高自身修养、做好就业准备的重要形式”,而组织一个学校的学生一起实习,是为了“便于管理,一个班配备一个老师,即便出去实习了学校也负有责任”。

  董丞明说,学校在实习动员过程中一直坚持自愿原则,如果有人不愿意去,不能勉强,也不会因为学生不去富士康实习而不发放毕业证。至于专业,他说文件强调最好对口,但要求学生都是学习电子、计算机的,不太现实。

  “在执行《通知》时,有些学校可能图省事歪曲政策”,董丞明说,一旦发现强迫的,将让学校立即改正。

  调查:实习内容无关学业

  今年初富士康发生连跳事件,5月至8月,来自北大、清华、香港中文大学、台湾大学等20所高校的60多名师生对富士康在大陆的工厂进行了实地调查。

  在调查报告《富士康以“实习”为名,滥用学生劳动力》中有这样一段:学车床专业的小唐在富士康苹果电脑流水线上实习;学工商管理的小玲被安排在流水线上做操控;学数控的小辉被安排在生产线上做手机外壳加工;学汽修的小于被安排去给电脑风扇贴标签。“不管你学什么专业在这边都能上,跟学校学的东西没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在富士康还没学到什么技能,每天就是重复一两个简单的动作,像个机器人一样。”

  昆山厂区学生占1/6

  此次调查涉及富士康位于深圳、南京、昆山、杭州、天津、太原、上海、武汉等7地的厂区。调查采用问卷与访谈相结合的方法,共获得有效问卷1736份。

  调查结果显示,富士康深圳、昆山、太原、武汉厂区,都存在大量使用学生工的情况。其中,深圳龙华CMMSG事业群一个生产车间里的2600人中,有700-1000人为暑期学生工。武汉厂区问卷显示,17%的工人为学生;根据昆山厂区外中介所述,暑期进厂打工的学生实习工为1万人,而整个厂区有员工6万人,实习生占1/6。濮阳创业培训中心、河口连营职业技术学校等中职学校输送给富士康的实习生都在1000多名。

  调查发现,学生工大多来自技校和中专二、三年级,年龄集中在16到18岁,大都通过学校组织进入富士康,暑期学生工主要来自河南、安徽、湖北、四川省的中专院校,以数控、激光、师范等专业最多。

  学生在工厂完成考试

  调查报告显示,学生与正式职工同工同酬,底薪都是1200元,但几乎所有学生工受访者都反映,没有社会保险,生病后自己承担医药费。受访企业人力资源部门却称,虽然没有社保,但公司会为他们购买雇主责任险,可以报销医药费。

  据调查,通过学校安排到富士康实习的学生多由老师带队,以便学生所在岗位可以顺利完成生产任务,学生不擅自离厂等。调查发现,绝大多数受访者来富士康实习缴纳了报名费。在南京昆山厂区实习的重庆籍学生小梁说,他们来富士康时交给学校800元路费。

  更奇特的是,有些学校为了使长时间的实习不影响教学,保证教学“顺利进行”、教学任务“顺利完成”,甚至把试卷拿到工厂让学生进行考试。

  调查组发现,学校和企业在很多方面高度一致。

  本版据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

  政府怎能发“富士康实习令”

  为企业一路绿灯、开小灶、鞍前马后——只要政策允许、在政府职能范畴之内,他人也无话可说。但如果因此忘了自己的职责和本分,去干那些干不好、不该干的事,就可能会衍生出不少矛盾和纠纷来,反令政府部门难脱干系。

  教育部门大规模组织学生到企业去实习,这无论在公众印象里,还是在政府行为中,比较少见。这次打破常规的,是河南省教育厅,实习主体是该省中等职业学校学生,实习对象是富士康。只是,勇气诚然可嘉,教育厅却越位了。

  尽管河南省教育厅下发的紧急通知,说是“坚持自愿”、组织“工科类相关专业学生整班整建制地参加顶岗实习”,听起来挺有弹性和针对性,但如此政策在实施中却出现了不少学生实习专业不对口、一些学校把毕业证和实习挂钩的现象。这初听上去诚如教育厅官员所说是有些学校“歪曲政策,要求强制实习”,但根源却在于政府职能部门越位。

  企业需要大量学生实习,并从中发现和培养人才。学生“在富士康这样的世界500强企业锻炼一下,如能留下来最好,留不下来也是一个宝贵的经历”,“90%的人家境不太理想。为期3个月的实习能赚到三四千元,对学生自己也是个补贴”。即使有着良好愿景,但最终实现资源配置的,只能靠市场,而不应靠政府。也只有市场的配置才会富有效率和公平,才不会出现上述专业不对口、学生被迫去实习等乱弹琴的事情发生。

  在资源配置方面,市场具有基础性作用,政府的作用则相对有限,除非是市场干不了的事,政府才会补缺,但也应当留心自己的行为边界,防止直接去当运动员。政府推进职能转变这么多年,经济调节、市场监管、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,这四大基本职能没有一项与政府直接配置资源有关。今天,从企业、机关事业单位到学生,实习的需求与供应也都是市场行为,鲜有政府干预,原因就在这里。

  固然,富士康在引进企业的“郑州速度”中进驻河南,本身就是一种“超市场速度”,一下子需要10万至15万名员工,单靠市场行为已有难度,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部门为企业操心员工缺口确也可以理解,但应当采用合乎自身职能定位的办法。比如,可以促使企业采取提高待遇、改善条件等手段吸引学生去实习,甚至政府官员可以号召学生去实习。如果号召缺乏效果、仍然无人响应,那企业和政府部门就应该在如何增强自身的公信力、号召力、吸引力上使劲。政府部门一发红头文件,性质就不同了。

  不必讳言当地政府引进富士康这样的世界500强企业,是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,因此为企业一路绿灯、开小灶、鞍前马后——只要政策允许、在政府职能范畴之内,他人也无话可说,也确能增强当地政府对企业的吸引力、政府引进企业的竞争力。但如果因此忘了自己的职责和本分,去干那些干不好、不该干的事,就可能会衍生出不少矛盾和纠纷来,反令政府部门难脱干系。到那时,政府部门又如何做到公平公正处事?如何取得公众信任?

快速链接

自学考试 学历认证 万年历 学校邮箱

山东省 济南市 市中区 舜耕路 山东财政职工大学

版权所有 山东财政职工大学 邮箱:sdczzgd@163.com 邮编:250002 鲁ICP备05005863号